第一章 山贼林羽

“快点,快点,将这几箱子财宝搬上来,动作快点。”

“林羽,你将这些马匹,都牵到平鹫峰,好生看管着,这一次买卖很顺利,等一下,会有弟兄给你送酒肉过去的。”

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恶虎寨的三当家正在指挥着寨中山贼,井然有序地处理着善后工作。

恶虎寨是青云城内,最大的一股山贼势力,贼窝就在连云五峰之中,地势极为险恶,背靠着天兽凶山,易守难攻,经常在青云城的官道上,做些拦路抢劫的买卖。

今天,恶虎寨这帮山贼,又下山做完一票买卖,收获颇丰,一箱箱的金银珠宝,还有不少遮盖严实的货物,都在往贼寨中送去。

“这黒老三真不是个东西,每次动手,都让我们先冲上去当炮灰,得手之后,连庆功酒宴都不让参加,就将老子打发到平鹫峰中看马。他奶奶的,给我等着,迟早有一天,让你栽在老子手里。”

林羽听到三当家的话,心头大骂,不情不愿地走出来,牵着两匹马往平鹫峰走去,在他身后,还有几个山贼,一脸幸灾乐祸的神色,也帮着林羽牵马走去。

恶虎寨所处的连云五峰,远远观望过去,就像是一只人的手掌,下半部分的山体,是凝聚成一体的,而在山腰往上,却莫名地分裂开叉,往外延伸出了五座独立的山峰。

这五座山峰,分别被称为“平虎峰”、“平狮峰”、“平豹峰”、“平象峰”、“平鹫峰”。

其中恶虎寨所在的平虎峰,山势最为高耸险峻,人走上去都勉强,马匹根本就上不去,只能被安放在平鹫峰。

而在山贼中没什么资历的林羽,很不幸,在平时就被一直安排在平鹫峰,看护喂养马匹。

“哈哈哈,林羽,这些马匹就交给你了,我们先回寨中去参加庆功酒宴了。这一次做成这笔大买卖,几位当家已经发下话来,说可以让兄弟几个欢庆三天。”

“是啊,我们都早点过去吧,大口喝酒,大口吃肉,那是何等地快活,只不过林羽你一个人要呆在平鹫峰,和这些马匹作伴,实在是辛苦你了。”

到了平鹫峰的马场中,其他几个山贼将手中的马匹牵进马房,就大笑着往回走去。

林羽听到这话,手掌捏得咯咯作响,看到那些山贼走远了,才啐骂道:“吃死你们这群王八蛋。”

平鹫峰中,没有什么建筑,只有一个马房,还有旁边一间小木屋。

恶虎寨虽然山贼数百,但是并不是人人都有资格拥有坐骑的,因此马房中只养着数十匹马,马房旁边那间小木屋,则是林羽的住处。

林羽将马房中的马匹,全部都喂养了一边草料,便回到了小木屋,从中掏出几块冰冷的干粮,就着一袋水,吃了起来。

虽然三当家的说过,稍后会让个兄弟送写酒肉过来,但是林羽知道的很清楚,那群山贼,一旦在山寨中吃喝开来,几碗酒下肚,哪里还会记得自己。

要指望着别人送酒肉过来,那简直就是妄想。

林羽之所以会在自己的小木屋中,藏起这么一些干粮,就是在以前总结出来的教训。

“难道我林羽真的就只能一辈子窝在这里,做个小山贼?”林羽舔了舔嘴唇,又猛灌了一口凉水,胸腔中传来的那股清凉感觉,使得他精神振奋了一些。

林羽本来是青云城,黑石村的一个普通村民,是个孤儿,但是两年前,有一次恶虎寨做了一笔大买卖,折损了不少人手,到黑石村抓壮丁,林羽和几个同村的几个青年,便被劫上了山,从此也算是入了贼窝。

在恶虎寨这种地方,没有资历的小喽啰,那命运是最悲剧的,就像林羽,没事的时候,就被安排在平鹫峰养马,有买卖了,就要拿着刀,拼杀在最前面。

两年下来,当初和林羽一起被抓进恶虎寨的那些同村青年,基本也已经死得差不多了,林羽能够活到现在,完全是命大运气好。

不过这两年的时间,林羽在恶虎寨中倒是学了一些拳脚功夫,再加上时不时地来次生死拼杀,他倒也算是练出一身可以勉强保命的本事,实力达到了炼体三重,寻常三五个大汉,还真不是他的敌手。

这种身手,要是放在黑石村,那绝对是了不得了,但是要想在恶虎寨诸多心狠手辣的山贼中出头,那就远远不够看了。

不说别的,就光光恶虎寨中,那四位当家,最弱的都是炼体七重的修为,随便出来一个都可以将林羽一把碾死。

要知道,武道修炼最初始阶段,就是锻炼肉身,强化自身的气血,修炼得境界越高,那么肉身就越强壮,气血就越旺盛,寿命也就越长久。

武者按照肉身修炼的程度不同,这个过程可以分为炼体九重,每提升一重,武者的肉身都会发生质的改变。

而要是超过炼体九重,那就是属于真气境的绝代高手了,到了那一步,武者的修炼就不再局限肉身之上了,据传闻恶虎寨,现在的大当家,就已经达到了炼体九重,正在闭关冲击真气境,恶虎寨的大小事务,已经有一年多没有过问了。

林羽炼体三重的实力,在恶虎寨中,实在算不上出彩。

“只可惜我不能像寨中的几位当家那样,经常可以有补药调养身体,强壮体魄,不然的话,早就达到了炼体四重,甚至炼体五重都不是不可能。”林羽一边啃着干粮,一边心中细细地思量着。

林羽对于武道上的天资悟性,并不差,甚至还可以说是一个天才,对于一些修炼拳法的掌握速度,比起一般山贼快上数倍。

不过修炼武道最开始的炼体境,是一个打牢根基的阶段,不是天资悟性够高就可以的,还需要经常服用各种补药滋养改善自己的体质,使得自己拥有强大的体能,进行高强的锻炼。

据林羽所知,在青云城中,一些大世家的弟子,就是要每日进食燕窝,鹿茸,人参等等东西,获取体能,可以进行各种剧烈锻炼,他们再怎么修炼,都不会劳累,修行起来,就一日千里。

而林羽只是恶虎寨中的小喽啰,隔三岔五能吃到顿肉食就不错了,食物中获取的能量,根本不能支持他长时间的修炼,甚至一个时辰的拳法修炼下来,整个人就会筋疲力尽。

要是强行锻炼,反而还会影响到身体的根基。

这也就是林羽迟迟不能突破炼体四重的主要原因。

其实这些年来,恶虎寨劫掠过往的商户,也掠夺了不少钱财,算起来那已经是一笔天文数目了,但是其中大半部分的钱财,就是被山寨中几位头目修炼消耗掉的。

想想看,恶虎寨中那几个头目,每天都要买进人参,鹿茸这些东西,甚至还有各种珍稀药材,加起来,那花费根本难以想象。

可以说,是整个恶虎寨数百名山贼,在供给最顶头的那几个人在修炼。

虽然所有的山贼对这件事,都是心知肚明,但是没有人敢不服,强大的实力差距摆在那里,谁要是敢不服,马上就杀死。

他们唯一能够期冀的,就是再熬上一些年月,等自己资历足够了,也就有机会享用下面人拼死拼活抢夺过来的资源,进行修炼了。

不过林羽清楚,自己如果要混到那个资格,正常情况下,起码还需要在山寨中打摸十多年。

而且恶虎寨对于普通山贼管理得十分严格,在连云五峰的山腰处,设置了一座巨大的寨门,有高手坐镇其中,根本不可能让人逃走。

普通的山贼,只有在每次做买卖的时候,才有机会下山,平时就只能待在山上。

“轰隆!”

就在林羽想得出神的时候,突然外面传来一阵轰隆巨响,好像是一尊无敌巨人,一拳轰击在平鹫峰上,使得整座山峰似乎都摇晃了起来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林羽惊醒了起来,马上跳起身子,冲了出去。

屋门一开,他就感觉到了一股灼热的气流,迎面用来,那气流中还带着一股烤肉的香味。

林羽往外一看,面色马上黒了下来,他发现在隔壁的马房,顶棚被破开了一个大洞,地面上也冒着一团火光。在那团火光四周,足足有一小半的马匹,已经瘫软在了地上,一动不动。

距离那团火光近一点的马匹,身上还发出“吱吱”声响,似乎已经被烤熟了。

马房中,本来足足有七八十匹烈马,但是此刻已经死了一小半,剩下离得火光远些的马匹,倒还活着,纷纷发出嘶鸣,扯着缰绳使劲地挣扎着,由于力量太大,甚至拴马柱都被拔了出来。

“糟糕,要坏事了,难道天上落下了陨石,正好砸在了平鹫峰!”林羽不敢耽搁,马上先将那些没死的马匹,牵出马房。

这些马现在都受惊狂暴了,不过好在林羽饲养了它们两年,彼此有些熟悉,经过一阵安抚之后,总算是控制住了场面。

“这下事情要糟了,山寨中七十多匹烈马,现在死了一小半,其他的倒还不打紧,可是大当家的乌风马,二当家的追电马,三当家的紫云马,四当家的青罗马,这些都是价值千金的好马,现在全死了,我有十个脑袋也不够他们砍啊。”

林羽走进马房,看见一地的马尸,心就冰冷冰冷的,虽然这次天降陨石,砸死这些马匹,是属于意外,也怪不到他头上。

但是林羽知道恶虎寨中的那几位,可不会来跟你讲什么道理,马是在你看管的情况下出了问题,那就要你陪葬。

【温馨提示:如遇到转跳,页面错误,请后退或重新刷新即可访问!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