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太经典了

“这该死的老天!”林三伸手抹了抹额头的热汗,不断的诅咒:“今天真他.妈.的热!”

“轰隆隆”天空响起一阵雷声。\w w W . Q b⑸ 。co М\\

林三抬头,望了望晴空万里的天,撇撇嘴:“靠!不会又是光打雷不下雨吧!”叹了口气,林三双手掏着口袋,继续朝前走去。

“台东路”是lan州市著名的商业街,整条街道全长5公里,街道两边全是装修豪华门店,五花八门,卖什么的也有。

林三走在用石子铺就的街道上,小脑袋瓜不停的四下看着,嘴里还念念有词,只是声音太小,让人无法听清说的是什么,突然,林三的眼睛猛地一睁,嘴巴张的老大,隐隐约约还有口水流出。

“叮叮叮”一阵轻微的高跟鞋踩地的声音响起,一个打扮时髦的女郎从前面慢慢走了过来,这个女郎上身穿着吊带小背心,露出光滑的肩膀和雪白的大半个胸.脯,下sheng穿了一件短.裙,两条白皙的腿暴露在空气之中,脚上蹬着一双天蓝色凉鞋,没有穿袜子,十个可爱的脚趾露在外面

林三紧紧盯着女郎雪白的腿,使劲咽了口唾沫,暗暗说道:“经典!太经典了!”

女郎走的很快,瞬间就越过林三,径直朝前面走去。

林三不受控制的转过身,慢慢跟着女郎走去,小眼睛则一个劲的盯着女郎苗条的身材看,嘴里啧啧有声:“这身材太棒了、太吸引人了啧啧,这要是摸一摸,不知是啥感觉啊”

突然前面的女郎猛的站住身子,紧跟在后面的林三,一时刹不住脚,狠狠撞在了女郎的背上。

“啊!!!”一声高分贝的尖叫响彻整条街道,女郎转过身,猛地推了林三一把:“你耍流.氓啊!”

林三一时没防备,被女郎推得“蹬蹬蹬。”后退好几步,脚后跟不小心踢到一块砖头,林三惊叫一声,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女郎冷哼一声,狠狠瞪了林三一眼:“臭流氓,敢占我的便宜,简直是找死!哼!”说完,气呼呼的离开了。

望着女郎离去的背影,林三歪歪嘴:“草!什么玩意啊,不就是不小心撞了一下吗,至于骂人吗!”骂了几句,林三从地上爬起来,拍拍屁.股走了。

每次周末,林三都会来台东路逛逛,当然了,一件东西都不会买的,不是林三不想买,而是台东路的东西实在是太贵了,林三根本就买不起,之所以来台东路闲逛,无非就是闲着无聊出来玩玩,其次就是林三很喜欢台东路的气氛和环境。

林三今年25岁,刚刚大学毕业一年,在一家网络公司当一名小职员,还是临时工,月工资1000元,一个星期工作五天,有双休,工作倒是挺轻松,只可惜工资太低了,都不够林三生活费的,每个月,林三都要厚着脸皮去像父母要钱,有时候林三都有些迷茫,自己辛辛苦苦上完大学,可是连一份像样的工作都找不到,当时还不如不浪费钱去读什么大学呢。

林三刚刚大学毕业之后,也是雄心壮志,想有一番大作为的,可是现实的残酷重重打击到了林三,一个二流大学毕业的学生,根本就找不到什么好工作,最后还是老爹求情送礼,在本市一家小规模的网络公司给林三找了一份临时工,起初林三是不想去网络公司当临时工的,嫌弃工资少,可是看到父母每天辛苦的样子,林三也不好意思再让父母白养他,最后孝顺的林三,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去网络公司上班了。

“唉”林三突然发出一声叹息,自言自语道:“这种郁闷的日子何时才能到头啊。”

天色慢慢变暗。

林三整整在台东路闲逛了一天,一件东西也没买。

林三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发现已经6点多了,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,平时林三都是回家吃晚饭的,主要是为了省钱,可是今天父母去老家参加亲戚的婚礼,不回来了,林三只能在外面吃饭了。

走了半天,才在一个偏僻的角落找到一家拉面馆,林三花了5元吃了一碗美味、劲道的拉面,吃完面,林三晃晃悠悠来到了海边。

lan州市是一座滨海.城市,是全省最富强的地级市之一,每年的财政收入仅次于省会凤.凰市,有小道消息说,省里领导正研究是不是把lan州市提升为副省级市,假如lan州市真的成为副省级市区,那lan州市在省里的地位将会变的越来越高。

“大海!我又来了!”林三对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嘶声吼叫着。

林三很喜欢大海,喜欢看大海的蓝色海水,喜欢听海浪拍打岸边的声音,每当林三心情郁闷难耐的时候,都会一个人来到海边大吼几声、放松一下。

海边的人不是很多,周围只有少数几对谈情说爱的男女恋人。

林三吼了两嗓子,感觉浑身舒坦,咳嗽了几声,开始唱自己自编的歌曲:“摸摸你的腰啊,好风.sao,拍拍你的手啊,跟我睡,亲亲你的嘴啊”

“轰隆隆”天空突然响起一阵雷声,四周也开始刮起大风,吹得漫天都是沙尘。

“靠!不是真的要下雨了吧?!”林三抬头看了一眼老天,发现天空黑沉沉的,不时闪过一两道耀眼的闪电,看样子马上就要下雨了。

此时在沙滩上游玩的几对恋人也都快速的离开了。

林三怕被雨淋,也赶紧的朝路边走去。

“噼啪!”一道粗闪电从天空划过,紧接着天空开始下起瓢泼大雨。

瞬间林三就被大雨浇的全身湿透。

“不会吧,雨下的这么快?”林三伸手摸了摸脸上的雨水,快速的朝路边跑去。

“嗖!”一声,一道巨大的黑影从林三的头顶飞过,最后掉落在不远处的沙滩上。

林三吓了一跳,深深吸了口气,转头看去,发现十几米远的地方蜷缩着一个黑影,不停的在颤动,由于天上下着大雨,天色又黑,林三一时半会儿看不清那个黑影是什么东西。

突然黑影身体发出一道很微弱的白光,接着黑影就一动也不动了。

刚才白光闪过的时候,林三好像看到蜷缩的黑影竟然是一个人。

林三迟疑了一下,还是慢慢走到了黑影跟前,仔细一看,果然是一个人,而且是一个身穿道袍的男人,头发是白色的,脸色蜡黄蜡黄的,紧紧闭着双眼,嘴角隐隐还有一丝血迹,下巴还有一缕长长的胡须。

“道士?”林三一愣:“这个道士好端端的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”林三沉吟了一下,蹲下sheng子,伸手在道士的心脏位置摸了摸,有心跳,这个道士还活着!林三伸手扶起道士,轻轻摇晃着:“喂,大叔啊,你醒醒,醒醒啊。”

无论林三怎么摇晃、呼喊,道士就是一点反映也没有。

“哗哗哗”雨下的越来越大。

“怎么办?”林三抬头四下观望了一下,周围一个人影也没有,这种大雨天气,行人早就回家避雨了,哪里还会出来,林三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但是也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小人。

沉吟了一下,林三掏出手机打算拨打“120”,谁知掏出手机一看,没电了,气的林三直咧嘴,今天真是倒霉,连手机也欺负自己,叹了口气,林三收起手机,弯腰背起道士,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来到了医院。

经过医生全方位的检查,得出一个结论:道士健康的很,没有一点毛病。

拿着诊断书,林三有些傻眼,没有毛病,怎么会昏迷不醒?

为了保险起见,林三又要求医生给道士做了一次详细的检查,得出的结果只有四个字“一切正常。”

最后,医生说道士估计是体力虚脱,导致沉睡不醒,好好休息一晚上,应该就没事了,给林三开了一些药,收了林三260块钱之后,就让林三背着道士离开了医院,医生的工作很忙,实在没空跟林三纠缠。

外面的雨还是一直下个不停,道路上积满了雨水。

林三站在路边,四下查看着,路面上静悄悄的,一辆车也没有。

“唔”趴在林三背上的道士突然发出一声呻吟。

林三一愣,急忙回头看向道士:“喂?你醒了?”

道士趴在林三背上一动不动。

“喂,你到底醒没醒啊?!”林三叫道。

道士还是没有反应。

“草!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,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昏迷不醒的道士呢。”林三暗骂道。

“呼噜噜.”道士的嘴里突然发出打鼾声。

林三呆了一下:“打呼噜?睡觉?”回头瞥了一眼道士,林三咧咧嘴:“刚才那个医生说的没错,看来这个道士真的没事啊,只是睡着了而已不对啊,要只是睡着了,自己这么喊他,他应该早醒了啊,何况下这么大的雨算了,还是好人做到底,把这个道士带回家吧,估计明天道士就醒了。”打定主意后,林三背着道士朝家里走去。

林三的家离附近有几百米,是30多年的老楼房了,70多平米,住一家三口还是绰绰有余的。

回到家,林三把道士背进自己卧室,伸手脱下道士的道袍,找来一条毛巾给道士擦了擦身子,之后找了一条毛毯盖在了道士身上,伺候完道士,林三就拿着道袍走出了卧室,坐在沙发上,林三仔细查看道袍,经过大雨冲淋了这么久,道袍依然干爽如旧,一点湿意思也没有。

“这件道袍究竟是用什么布料做的?怎么能防雨呢?真是太神奇了!”林三赞叹道。

“铛铛铛!”墙上挂着的时钟响了起来。

林三抬头一看,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,林三叠好道袍放起来,去浴室洗了个澡,林三这人比较爱臭美,洗完澡都会在镜子前照一照自己健硕的身材,身高大概有1米80左右,一头乌黑光亮的头发,严格说起来,林三长的还算英俊,棱角分明的脸庞,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,高挺的鼻梁,小麦色的皮肤,嘴角微微上扬,露出一丝坏坏的笑容。

在镜子前足足臭美了十多分钟,林三才擦干净身子去卧室睡觉。

【温馨提示:如遇到转跳,页面错误,请后退或重新刷新即可访问!】